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沂水跋山旧石器时代遗址为何会改写东亚现代人类起源史

发布时间:2022-02-28 05:01:40   来源: 百度    
沂水跋山旧石器时代遗址为何会改写东亚现代人类起源史

沂水跋山旧石器时代遗址为何会改写东亚现代人类起源史

沂水跋山旧石器时代遗址为何会改写东亚现代人类起源史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周学泽):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2月19日在济南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2021年度五大考古新发现,其中沂水跋山遗址填补了山东省及中国北方地区旧石器时代考古的空白。

据到过现场的考古专家介绍,跋山遗址位于沂水县沂城街道跋山水库南侧,被发现纯属偶然。2020年7月,降雨频繁,跋山水库启闸调洪,当地村民巡查水库时,无意中发现河岸上一大块裸露在外的类似化石、石英的石块。感觉“石头不一般”的村民打通了当地文物保护部门的电话。随后,此处被初步确认为是一处旧石器遗址。同年8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后,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沂水县文化和旅游局,共同开始对跋山遗址开展第一阶段清理发掘。由此,跋山遗址得以重见天日。

2021年9月,国家文物局在京召开“考古中国”重大项目重要进展工作会,通报四川稻城皮洛遗址、山东沂水跋山遗址和河南鲁山仙人洞遗址3项重要考古发现成果;2021年10月,“山东百年百项重要考古发现”遴选推介对选定的100个项目进行了公示,其中,沂源猿人遗址、沂水跋山遗址等古人类旧石器遗址被放在了首位,说明了跋山遗址的“非同小可”。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孙波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随着跋山遗址的进一步发掘,现代人类的起源在东亚地区可能会被改写”。

为什么沂水跋山旧石器遗址的意义,会大到改写东亚现代人类起源史的程度?记者观察,这主要与两个要素有关:一是跋山遗址的年代;二是跋山遗址的位置。

首先,沂水跋山遗址是一处“旧石器时代中期”旷野遗址,具体年代被确定为“6万-10万年”,年代节点正好纠正了国际上“现代人6万年前才从非洲扩散到欧亚大陆”的观点。

“现代人类晚近非洲起源说”认为,6万年前人类祖先(现代智人)走出非洲并分布在欧亚大陆,现代智人在这一过程中,取代了所有原来生活在此地的原始人类,而且这个过程是一波单一的浪潮。但跋山遗址的年代从时间上和实践上对这一说法进行了改写。

国家文物局的通报称,山东沂水跋山遗址,光释光测年数据显示遗址中上部堆积年代为距今7万-5万年,下部堆积年代应该会更早,有待进一步工作确认。

参与现场挖掘的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研究馆员李罡表示:通过发掘和初步的年代测定数据,我们现在已经很确定,跋山遗址属于旧石器时代中期,时代要早于旧石器时代晚期(距今5万年),跋山遗址现在测年是距今6-10万年,对山东来说,无论是从数量还是埋藏、保存、出土文物情况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是近年来发现的最重要的一处旧石器时代遗址。

旧石器跋山遗址发现了非常丰富的骨制品,通过铀系法及光释光两种测年方法进行测定,象牙铲及同层土样的年代数据分别为距今9.9万年和10.4万年,这很可能是目前我国发现的最早的磨制骨器。骨器在中国发现的数量较少,此前发现最早的磨制骨器,距今约3.5万年。骨器的磨制,在整个国际上,是作为现代人类行为方式的标志之一,现在有重要的线索显示,现代人类在旧石器中期,已经出现在山东地区,这意味着现代人类的起源在东亚地区可能会被改写。

汕头大学海洋地质学团队的涂华博士多年从事古人类地质测年,曾几次到沂蒙山区对古人类化石测年,他指出,最近十余年发表的一系列来自东亚的考古学和年代学研究成果表明现代人六万年前才从非洲扩散到欧亚大陆的观点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可靠,因为我国的一些考古发现已经证实在六万年之前就已经有智人在中国生活,比如湖北郧县的黄龙洞、湖南道县的复福岩洞和广西崇左的智人洞等地点都发现了距今10万年左右的智人化石遗存。沂水跋山遗址则是新发现的一次可以改写古人类历史的遗址,跋山遗址测年距今6-10万年,确实很重要,因为在我国华北地区,还没有这么早的现代人类遗址,虽然它主要是石器。

其次,沂水跋山遗址和沂河周边的其他古人类遗址不远,丰富了沂蒙山区古人类遗址分布点,为进一步考察本地区古人类之间的关系演化提供了新可能。

沂水跋山遗址位于沂河上游行将结束进入中游之际,与沂河源头名声大噪的沂源猿人遗址相距约90公里,两处遗址同处一条河畔,容易引发古人类“沿着沂河”活动的联想,因为河水是古人类重要的饮用水源。

“沂源猿人”的头盖骨和牙齿化石,据汕头大学海洋地质学团队用铝铍埋藏测年法测得年代为距今64±8万年。在“沂源猿人”发现后的几年中,考古工作者在北起沂源、沂水,南至郯城县的沂沭河之间的狭长地带,先后发现“细石器文化”地点上百处,比如:沂水县诸葛乡范家旺南洼洞发现了旧石器早期文化遗址;新泰有乌珠台智人牙齿化石;日照竹溪村北山和秦家官庄发现旧石器时代早期打制石器;蒙阴的长山文化遗址和孙家麻峪文化遗址,遗址均在溶洞中,有古人类用火痕迹,年代约在20万—30万年之间。

山东省临沂市博物馆馆员徐淑彬对沂沭河流域的早期人类遗址研究较多,经常到现场考察,发表《山东沂源县骑子鞍山发现的人类化石》《山东省沂水县南洼洞发现旧石器》等文章,他认为,沂沭河流域的旧石器时代遗存有比较明显的分布规律,旧石器时代早期的文化遗存多分布在上游山地丘陵区,中晚期的文化遗存则多分布在下游冲积平原区。

考古学家判断,“最早的山东人”最初生活于群山环绕、海拔较高的沂河源头和上游地区,此后他们又向沂河、沭水河中游及其他地区的山前平原和低山丘陵地带走去,直至走出山谷丘陵,踏上辽阔的平原大地。

沂水跋山遗址地层堆积厚重,文化时代跨度较大,说明遗址被反复利用和长时间占有。跋山遗址的发现填补了山东及中国北方地区旧石器时代考古的空白,是目前山东省发现的文化内涵最为丰富的旧石器时代中期遗存,对于建立中国东部旧石器时代中期文化序列,以及论证中国——东亚人类连续演化和研究当时人类技术特点、生产生活方式和生存环境背景,具有重大考古学价值。

从沂源、沂水、蒙阴、新泰等地遗存到今天的猿人和智人遗址、旧石器遗址来看,这些早期人类文化遗址,紧邻的遗址位置都在50公里以内,大部分在20公里以内,最近的只有十几公里。这些“相近”的距离,都让人发出疑问:“直立人”(猿人)和“智人”(现代人)之间是不是有传承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