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从“再来一遍”到“每日亿遍” 传统戏曲焕彩青春容颜

发布时间:2022-03-01 09:11:00   来源: 其它    

  短视频《上元千灯会》,让网友感叹“因为戏曲被感动”,目前仅B站观看量已经突破1500万;爆款游戏《原神》中的京歌《神女劈观》一炮而红,网友在剧情PV下的评论区留言“每日亿遍”;在Z世代戏曲人的抖音账号里,作品点赞数动辄破十万,他们用戏腔唱古风歌曲,为“小白”科普专业知识……

  随着短视频等新媒体平台的盛行,戏曲正在舞台之外的场域频频亮相,其自身具备的深厚底蕴给予了新一代创作者宽广的发挥空间,而来自年轻人的多样表达也同时反哺着古老艺术的生生不息。倘若把戏曲比作故事主人公,当代镜头下的她正在“多栖”发展,以更鲜活、更个性化的方式描摹自己的现在和未来。

  每一次创新,就是让戏曲多一次“在场”

  “山水间歌声回荡,回荡思念的滚烫,去年的家书两行,读来又热了眼眶……”歌曲《燕归巢》熟悉的旋律响起,演唱者则换成京剧老生名家王珮瑜与歌手阿兰,二人跨界合作,将这首流行歌曲唱出别样的韵味。“相约上元千灯会,又见人间好团圆”,王珮瑜的戏腔念白说罢,京剧《长生殿》《古城会》《四郎探母》中的重逢名段一一登场,夫妻之情、兄弟之情、游子之情尽显无遗。

  晚会中多次采用了戏曲片段化的呈现,戏园里,京剧表演艺术家孟广禄搭档青年演员,以影视化的手法重现了《将相和》《春秋笔》《定军山》《锁麟囊》《打龙袍》中的名段,生旦净末丑不同行当演绎出“仁义礼智信”的精神内核,让年轻观众不禁打下“向国粹致敬”“国粹太绝了”等弹幕。黄梅戏、豫剧、昆曲、秦腔……由13名小演员组成的“鳌山小绝”则以致敬“同光十三绝”的形式将来自全国各地的戏曲剧种带到台前。

  “戏曲碎片化呈现的背后,是大量的素材积累,它们一次次地带给年轻观众惊喜,是惊鸿一瞥、再一瞥、又一瞥的过程。”上海戏剧学院副教授郭晨子对记者表示,“某种程度上,这场晚会是以戏曲为素材的一种再创作,表达出年轻一代的‘戏曲印象’。一台节日晚会能让多少年轻人走进剧场变成戏曲观众不得而知,但在传统节日里,这场晚会让传统戏曲在场了,这就是意义。”

  Z世代加盟,期待把粉丝变成戏迷

  在传统戏曲片段外,戏腔歌曲也占据晚会的另一个重头,流行歌曲《小小》迎来全新的昆编版本,“上戏416女团”再度演绎代表作《探窗》,获得满屏“416”弹幕的排面。作为戏曲文化的衍生品,戏腔歌曲正在获得越来越多人的喜爱,日前发布的《bilibili年度国风数据报告》显示,近一年戏腔视频的播放量增速高达275%,其中《赤伶》成为B站年度点赞量最高的国风音乐。

  巧合的是,《赤伶》也是“上戏416女团”的出道曲目,女团由五位来自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京剧表演专业的00后女生杨淅、边靖婷、朱鹮、程校晨、朱佳音组成。去年毕业汇报演出当晚,因为不想浪费精致的妆容,五人便随手录制了一曲《赤伶》,没想到意外出圈,收获一众粉丝。在2022央视春节戏曲晚会中,组合以戏歌《佳人戏》亮相,青春的面容和全新的演绎惊艳了不少戏迷。

  充满元气、热爱生活、喜欢分享,贴在Z世代身上的标签同样属于416女团,也正是这些属性为戏曲当下的传播找到了更多方式。“一开始的初心只是想分享一些京剧生的日常、兴趣爱好,以及京剧的唱法,没有预料到会这么受欢迎。”女团成员之一、“程派”青衣杨淅对记者说道。“一切都是源于热爱”,穿汉服、拍视频、听古风歌曲,这些都是女孩们平日里的休闲方式,杨淅还曾与朱鹮一起参加过汉服的走秀。

  在网上发布视频之余,416女团也时常和粉丝们交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粉丝群。杨淅的粉丝群里目前已经聚集了2000多位戏曲以及古风爱好者,她曾做过一次统计,发现粉丝的年龄段从十七八岁的学生一直延伸到四五十岁的中年戏迷。“我唱了一段《红娘·叫张生》,你帮我听听。”不时有票友发出自己演唱的段落和杨淅分享,她听到后也会及时在群里唱上一段,纠正粉丝一些念字上的偏差。她说:“我们不太可能在剧场里进行戏腔的表演,还是希望更多人来看舞台上的我们唱京剧。”

  杨淅和边靖婷已经是江苏省演艺集团京剧院的专业演员。元宵节当晚,《上元千灯会》和江苏元宵京剧演唱会恰巧同时播出,两边都不想错过的杨淅看得有些手忙脚乱。虽然在网上是有着百万粉丝的UP主,但在剧团里二人还是需要跑龙套的新人。当被问及如何平衡主业与副业的关系,杨淅的回答则相当坚定:“我认为我就是一名戏曲演员,如果连京剧都没唱好的话,谈何推广戏曲。我非常享受跑龙套的时光,只有这样近距离吸取艺术家们的表演,才能扎实地精进自己的表现。”